洪拳小子

主演:傅声  戚冠军  冯克安  江图  黄哈  

导演:内详 

动作1975香港

更新:2020-08-27 23:36

leduo

kkm3u8

kkyun

矮子播放器

详细剧情

【中文电影名】
洪拳小子
【剧本编剧】
张彻, 倪匡
外文名
Disciples Of Shaolin
【剧情类型】
武侠
【影片导演】
张彻
【主要演员】
傅声,戚冠军,冯克安,江图,黄虾
 
《洪拳小子》香港作科幻小说的倪匡曾经写个对联,大意便是替金庸写过小说,给张彻作过剧本,言语间甚是自豪,这其实是倪老爷子谦虚了,从卫斯理到原振侠大都也不是凡品,皆是一个时代里耳熟能详的玩意,但也可从倪先生的对联里看出金庸和张彻在香港文艺界的地位来。《洪拳小子》就是倪匡为张彻写的剧本,只是大概是淹没在了张大宗师众多的影 中了,鲜有人提及
 

 
演员表
 
 
角色
演员
备注
 
傅声Sheng Fu
----
 
戚冠军Kuan-Chun Chi
----
 
冯克安Hak On Fung
----
 
江图To Kong
----
 
陆剑明Jamie Luk
----
 
徐发Fat Tsui
----
 
黄虾Ha Wong
----
 
黄树棠Shu Tong Wong
----
 
叶天行Stephan Yip
----
 
袁振洋Brandy Yuen
----
 
袁信义Shun-Yee Yuen
----
 
江岛Tao Chiang
----
 
林辉煌Lin Hui Huang
----
 
戚毅雄Ngai Hung Chik
----
 
剧情介绍
乡下少年关风义来州府找师兄黄汉。经师兄黄汉引荐,关风义在兴发隆织坊找到一份杂工。师兄在兴发隆做工多年,深知人心险恶。因此,从关风义来的第一天起,师兄就告诫关风义低调行事,不要暴露自己会功夫。关风义年轻气盛涉世未深,很快在兴发隆得罪大总管谭大宝,在众工友面前暴露了自己的拳脚功夫。
在州府那块地面上,和兴发隆做同一个生意的还有贵连通。虽说同做一个生意,由于贵连通织出来的东西远没有兴发隆好,遭致贵连通的妒忌。为撬走兴发隆的工人师傅,继而将兴发隆彻底赶出纺织市场,贵连通老板卡和布依仗州府大人的裙带关系,先是买通兴发隆的管工陈昌,然后利用陈昌拉拢其他的工人师傅。
陈昌的做法遭到管工李佳的强烈反对。由于有卡和布老板撑腰,陈昌开始明目张胆地拉拢兴发隆的工人,肆意破坏兴发隆的织机。一时间,兴发隆的工人受尽欺负,无论是走在大街上,还是刚刚出门,随时随地都有可能遭到贵连通的毒打。在贵连通愈见嚣张的欺负中,管工李佳不幸丧命。
贵连通欺人太甚,关风义顾不得师兄的告诫,从工人师傅中站出来,将贵连通的人打得落花流水,贵连通的二当家龙二爷还被打折一条腿。关风义替兴发隆出了口气,兴发隆何老板抬举关风义,提升关风义顶替谭大宝做大总管,给关风义大房子住,让关风义有花不完的钱,闲闷的时候还有女人玩。
发达了的关风义有些忘乎所以,以为只要有拳头,就有说理的地方,殊不知贵连通老板卡和布已经暗中给他设下陷阱。毫无防备的关风义赴贵连通二大家龙二爷之约,遭龙二爷伏击,身受重伤。关风义带伤除掉龙二爷,只身前往卡和布的府邸,因寡不敌众,命丧黄泉。兴发隆何老板对于关风义的死不闻不问,师兄黄汉忍无可忍,出手铲除卡和布,从此浪迹天涯。
 
影 点评
《洪拳小子》是最近观影里看得颇为舒畅的一部 。很多段落音乐悦耳动听,在刚猛里繁见柔情(就是怀表发出音乐盒的电子乐有点搞笑),甚至有点令人怀疑是否修复时另配的。
虽然拍摄时间(75年)在张彻创作过程里只算中期,但实际上这之后他的电影里再也没有那些真正属于他自己的“内容”,不是跟风做续集,就是调动大资金拍其他【影片导演】不可能涉及的题材。再后,到了“五毒”阶段,基本上能想像到是歪在躺椅里看江生和郭追翻跟头,年少时那些怨气和斗志已然消散在麻木的开机声和武行纷乱的脚步里了。
《洪拳小子》里的傅声是真正充满俏皮和阳光的少年偶像,他所施展出来的那些洪拳套路虽然不如戚冠军硬朗有力,但架势气派自然也有一番味道,而且也显然是下过功夫苦练而成。他所扮演的这一系列“小子”是邵氏甚至香港影坛里不可缺少的一个灿烂形象。挤眉弄眼,撅嘴呲牙的动作现在看起来也都是十分地自然讨喜。傅声和戚冠军在代言“方世玉”和“胡惠乾 ”之外合作也很多,而且这两人所搭配出来的师兄弟形象令人觉得倍感温馨。姜狄二人虽然气质绝佳,但在许多他们表现出兄弟情谊的段落里,总没有傅戚之间的熟络可信。
《洪拳小子》是真的有故事可说,也有主题在抒发。虽然这些东西在当时的功夫 里也偏地都是,无名穷小子靠双手打天下却在繁华中迷失的套路远的可以想到李小龙的《唐山大兄》,近的张彻另有开辟上海滩争霸模式的《马永贞》,甚至傅声自己也【主要演员】了一部质量不算低的《唐人街小子》。这些人大多是贫穷时满怀不忿,得意后倨傲洒脱,便就此伤害了那些当时一同受难的朋友,而他们在迷失之后通常也没有办法得到善终。恐怕张彻是认为,只有用鲜血才能让这些在贫穷线挣扎上的人清醒过来,当然,也可能是他不弄一次盘肠大战就不爽。
而,经历盘肠大战之后的人,基本是不可能活下来。
倪匡的剧本设置依然俗套且势利,但不得不说在这部《洪拳小子》中并没有像大多数时候那样把许多时间浪费在主角慢吞吞地说话上,而是安排了尽可能多的细节给周遭的配角。其实邵氏时期的剧本大多骨架感极强,只要是出现的部分基本上就会有照应,类似于“只要主角前面学过的武功最后一定会用上”的定律。没有线索用途纯粹充实人物的细节是很少的。而当剧本设置了一系列有变化的人和事,张彻只管用他一向的手法放大就是。
比如傅声穿鞋的这个细节,贯穿始终。
 
精彩看点
一开始傅声饰演的关小子是因为没穿鞋被叶天行和林辉煌当作闲人拦在门外,然后又被主管奚落;当师兄戚冠军给他一双旧鞋时,因为太大,只得在女孩的提示用破布塞住前面。等傅声有了功绩,想实现的第一个要求就是买双新鞋。而随后他无情地抛弃旧鞋,便导致了和师兄的分歧。再之后,他得意出门,看见林辉煌的破鞋,只是微微一笑扬长而去。成为了主管,他便有样学样把当年主管骂上一通,还顽皮地勒令他不许穿新鞋。一直到死前,他都还是拼命地伸长手臂去够自己脚上的鞋。这里倒不必去争究什么鞋代表着对金钱对享受的渴望,这种物质欲的安排反正是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的。关键是在当时那种人物普遍脸谱化的环境下,充沛的感情被铺在对这些细节之上,看起来很舒服便是。
同样的出色细节还有卢迪的蛐蛐,谭主管的为人,戚冠军的隐忍。在这些缓慢变化的暗线之中,托出了一个踌躇满志但并不知自己真正要什么的悲情小子。在这里我们能看到的,是张彻把他传统叙事力量做出了最后一次努力发泄。
PS:之前看完了楚原拍摄的《圆月弯刀》,其实也是这类模式,不过“鞋子”变成了“武林第一称号”。古龙的原著质量本身就不算太高,然后按例每十分钟要打一次,所以楚原的剧本基本上只是把所有的故事流水账地拖了一遍。古龙很多细微处有效果的布局反而都被删去了,比如原本柳若松安排老婆去试探丁鹏,用的是苦肉计加美人计,然后让丁鹏心甘情愿地把剑谱之事说出。而 中基本上是女的假扮遇色狼还没有五分钟,就兴致勃勃地邀请丁鹏去一夜情,把整个计划缩减为偷剑谱。这样丁鹏一出场就被塑造成了个莫名其妙的呆子,加上楚原的戏里人总是容易呆,加上尔冬升本来演戏就比较呆……三呆合一,等到结尾丁鹏遇到众叛亲离之时,他所有的人物悲剧性就只是薄纸一张,无风自去了。
 
《洪拳小子》精华影评
1  香港作科幻小说的倪匡曾经写个对联,大意便是替金庸写过小说,给张彻作过剧本,言语间甚是自豪,这其实是倪老爷子谦虚了,从卫斯理到原振侠大都也不是凡品,皆是一个时代里耳熟能详的玩意,但也可从倪先生的对联里看出金庸和张彻在香港文艺界的地位来。《洪拳小子》就是倪匡为张彻写的剧本,只是大概是淹没在了张大宗师众多的影 中了,鲜有人提及。 
   
  《洪拳小子》给人最直观的印象是其对黑泽明经典影 《大镖客》的模仿或者说借鉴, 中,两拨纺织业的商家兴隆坊和贵连通交恶,直至大打出手,一个从乡下新来功夫极高的小子关风义介入其间。这样的桥段可以说与《大镖客》像极,甚至两拨人马短兵相接时的镜头都与《大镖客》相似,但不同于西部 宗师塞尔吉奥莱昂内对《大镖客》彻底的翻拍,这样的桥段只是《洪拳小子》的一部分,张彻将日本 中登高俯视,一切均在掌握的椿十三郎换作香港电影里一个初出茅庐、未经世事的毛头小子关风义,于是不同于椿十三郎的主动挑拨,并将自己置身于世外,关风义无主动意识的置身事间,不能自拔,并最终丧命。这也使得观者没有体会到那种世间外力惩歼制恶的快感,反而为小人物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而徒感伤悲。而这也正是【影片导演】张彻在娱乐同时所要表达的主要意念,影 中,【影片导演】还刻意表现了富商们的麻木不仁和草菅人命,甚至在他们的眼里,穷人都命比蚂蚁贱。何老板在谭总管报告他说管工李佳是为兴隆坊而死能不能安排下其妻儿老小时说,他们活不下去关我什么事,我的钱是养活人的,不是养死人的;之后在手下报告说关死了时,他起先以为是自己养的叫做关公的蟋蟀死了,大为紧张,知道是关风义死了,何老板反而无事人一般说道,他要是会被哈何布(贵连通老板)打死了,那活着也没什么用。 
   
  张彻亦不时对比着穷人与富人的生活,借着同样穷苦的贫家女小英之口为陷入迷途的关风义辩解,“他刚来时连鞋都没有穿过,第一次穿鞋就是黄大哥(关风义的师兄)的旧鞋,鞋子太大他都不知道怎么办……”,这体现了编导对于穷人以及误入歧途的穷人的同情。影 中也多次表现了关风义与鞋的故事,他对新鞋的渴望正是他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可惜的是在某些特定阶级掌握的社会,美好的生活常常如海市蜃楼般虚幻而又遥远。穷人们努力工作却生活艰苦,而另一方面,富人们却终日风花雪月,无所事事。张彻看到了这些,但却并没有鼓励穷人们打破这样的阶级界限,影 里即使稍有自觉的穷人们也常常陷入在自己的逻辑误区里,如,他让黄汉(关风义师兄)在关风义死后指责何老板,“你害了他”,而何老板却说,“我害了他,我给他衣服,给他房子,给他女人,我害了他?谁这样害我,我还谢谢他呢”黄汉一时无语。 
   
  影 中,黄汉的安排也颇有想法,老实稳重的黄汉虽有极好的功夫但从不表露,甘心忍受别人的欺压,并不断的以此告诫刚到来的关风义。在油灯下静默的回忆却告诉我们,其实他也有过意气风发的青葱岁月,也曾信奉一双拳头打遍天下,就如此时的关风义,但一场惨烈的厮杀后,幸存下来的他竟然发现一切的残酷与无意义,他们所为之拼杀的主人早已与敌人推杯交盏,言语里说得却是,“养这些人就跟养狗一样,死了就死了”于是他不在为谁卖命,似是看透一切,隐于市间。黄汉以过来人的姿态来告诫着关风义,但没有见过鬼的,焉会怕夜黑,人常常都用惨重的代价去验证早已显露的告诫,一代一代,前仆后继。而黄汉的观点虽未必非常正确,但却最多的表达了【影片导演】的观点,即,正直自尊的活着,正如黄汉之前对关风义说的,“你一无所有,但你是你自己的人,你什么都有了,却成了别人的狗” 
   
  影 的整体风格偏向娱乐,有着相当多场景中国功夫的硬气表现,主要气氛也颇诙谐,承袭那段时间香港武打影 的一贯风格,这种风格在成龙的早期电影里还能看到。但在张彻手里还是看的出大家风范,剧情合理紧凑,脱离了明显意义的低级与幼稚。女演员也很有传统的古典美(奇怪现在的香港电影,女演员怎么一个比一个坷扯)。而最后黄汉在乡下打死恶霸似的哈何布也符合了中国百姓传统的价值观。 
 

加载中...

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08-2018